当前位置首页 > 读者好评

武侠小说宗师还珠楼主 男儿总有侠客梦

阅读次数: 次  来源:  发布时间:2018-05-30

   还珠楼主李寿民是中国武侠小说最杰出的大宗师。他以超过4000万字的作品,岳峙渊渟,成为华语文学世界里一座突兀而起的峨眉孤峰。

  光绪二十八年壬寅(1902年)二月二十八日,李善基出生于四川省长寿县(现为重庆市长寿区)李家祠堂。生肖属虎。堂兄弟中排行第七,小名“小七子”。在他名满江湖之前,17岁时就到天津卫码头闯荡,自行取名为李寿民——取“长寿县一小民”的意思,多少有点调侃。
梦虎而生 自小广受小说熏陶
  关于李寿民的轶事比较多,单是他的出生就与历史上异人一样,自然不是寻常之辈的经历。据说李寿民母亲已过了预产期,但李寿民迟迟不肯出世。后来母亲无意间看到窗外的爬山虎,因而想起自己在梦中,看到腹中的娃儿就是一只老虎。当晚,李寿民的母亲就梦到一只大老虎向自己扑来……惊慌之下,腹部一阵剧痛,异人出生了。儿子重达9斤,父亲李元甫一见喜不自胜;母亲却因为这次生育的突兀与艰难,变得对这个儿子有些警惕。因为警惕,母亲对他十分苛严,从小用的是棍棒方式。
  在父母调教下,他3岁习字,5岁吟诗成文,9岁作五千言的《一字论》,惊动闾里,县衙特送“神童”匾到李家祠堂,以资鼓励。他从小随当过苏州知府的父亲宦游各地,14岁时,父亲租赁了苏州观前街附近的养育巷里一幢民宅,他随即插班进入了苏州公立第一中学堂。
  因为校门之前有一座小桥,学校也叫“草桥中学”。学校声名卓著,英才辈出,南社作家陈去病、语言学大家吕叔湘、历史学家吕思勉、国学大师钱穆等,前后在此执教;李寿民的校友里,更有顾颉刚、胡绳、叶圣陶、顾廷龙、于伶、严辰等名流。李寿民细读了流行的言情类作品,诸如包天笑的《蓓德小传》《碧海清波》《红泪》《拿破仑之情网》《空谷兰》和周瘦鹃译著的《女侠茜格诺小传》《霜刃碧血记》《血书》《无政府党美人》等。一读,如遭雷击,由此恋上了通俗小说,不能自拔。
  父亲后来礼聘了家族的“干亲”王二爷为李寿民师,曾经带他三上峨眉,四上青城,巴山蜀水给李寿民留下了难以消泯的生命刻痕与江湖想象。由于久历江湖,人情练达,武侠成为了他最为向往的境界。他长大后发奋致力于武侠小说,独树一帜,声誉鹊起,遂成一代宗师,堪称通俗文学的如椽巨笔。学者们指出,“还珠文笔一般不会比金庸、梁羽生更艰深。其真正高深者乃是其佛门妙谛及玄门(道家)奥旨”,由此可见巴山蜀水加诸他的灵魂塑造之力。
豪杰辈出 成都每年“打金章”
  1859年开始,云南李永和、蓝大顺的起义军风卷巴蜀;随后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于1861年率领十万大军进入四川,大量士兵后来退居民间,或开馆收徒,或充当卫士、保镖,冷兵器时代的暴力与尚武风气,在四川民间影响深巨。
  近代四川武林豪杰辈出。据史料记载,晚清时节,璧山县邓显扬(人称邓四教师),长于轻功,驰走甚捷,宛如神行太保转世,人誉“国技家”。
  光绪初年,温江的赵华山先生,精于“鉄汉碑”(臂)和弹腿,授徒甚多。光绪末年在成都设棚(开场子)授徒的马黑子,人称“神腿”。其徒马镇江腿功深得真传,人称“无影腿”。
  龙泉驿的谢昆山(“谢打滚”)曾任清军十营总教师,精于地趟拳。四川省都督尹昌衡的镖师马宝,人称“铁人”,精于南拳。其他如青神的杨海泉、绵阳的方和尚、简阳的余发斋及民国后的杜自明、郑怀贤、钟润生等武师,都曾为成都地区的武术发展起到积极作用,促使成都武术擂台赛的技击水准高超,风格多变。
  辛亥革命后,四川第一个官办组织“四川武士会”,1912年在成都忠烈祠正街正式成立。四川都督尹昌衡任名誉会长,武林名将马镇江为会长,刘崇俊为副会长,都督尹昌衡的镖师马宝具体负责实施。1918年春四川军政以“团结、尚武”的精神为名,举行了“打擂比武赛”。地点设在成都青羊宫内,开设三组擂台。得头名者得金章,得二名者得银章,得三名者得蓝章。前三名都头戴金花、身披红绫、大放鞭炮、打马游街,好似科举时代中举的状元榜眼、探花解元。这一举措极大地激发了民间的热情:由传说中的比武招亲,落地为比武而获得官职,由此进入仕途。
  第一组擂主是督军的查马长李国超,副擂主是唐伯垌。第二组擂主是余发斋,他儿子余鼎三为副擂主。第三组擂主为马宝。每组主擂三日,这是车轮战。各路豪杰竞技,十天比赛下来,公认李国超功夫超群,武艺精深。
  自此后,每年春季成都举办花会时,都要在青羊宫举行一年一度的武术擂台赛(民间称之“打金章”)。从1922年起,还开设了女子打擂和少年组打擂,这在当时还是很稀奇的事,故有人曾作竹枝词叹道:“更有片言须记取,打擂来了娘子军”。
少年轻狂 被小丫头踢下擂台
  李寿民虽然出生在长寿县,自幼随着父宦游,常驻成都。李家祖上十余代为官,他祖父一直居住于成都盐道街公馆。在成都尚武风气影响下,李寿民十一二岁就狂热地迷恋武术,尤其喜欢街头的“操扁挂”。
  那时,大名鼎鼎的宗师马宝住在白云寺街12号马公馆,名震川渝。马宝字飞熊,后改为哲良,成都本地人,生于1864年。据马宝的关门弟子杨季冰老先生回忆,马宝出身贫寒,却自幼爱武,他没钱拜老师,就常跑到场镇看江湖汉子卖艺,偷师学艺,回家后比比划划,无师自通。他还时常跑到锦江边举巨石练力气,沙滩狂奔乱跳,爬树取鸟蛋,树林中逮弄蛇虫……就是不肯正经读书,入私塾三年才念了一卷《人之初》,还不能背诵,只好停学。成人后身材高大,臂力过人,喜养雀打斗赌博。但他对母亲很孝顺,想方设法买好东西伺奉,乡里称他为“马孝子”。
  李寿民一心想拜马宝为师,但马宝却不肯轻易收徒,因李寿民骨骼远非“清奇”之辈,尽管哀求不已,却被马宝一再拒绝。李寿民为表示他的决心和诚意,决心效法学太极的杨露蝉,跑到白云寺街马宝住家的门口下跪,一跪,就是三天三夜。烈日当空,晒得他汗流浃背,马宝的外孙女王二小姐拉他,不起来,瓢泼大雨,把他淋成落汤鸡。王二小姐再拉他,还是坚决不起……马宝见此,自己的昔日似乎宛在眼前,于是收他为弟子。
  李寿民在马宝的教导下,狂热习武。其实这段时间并不长,他已经手脚发痒,信心爆棚了。
  有一年,成都国术界把擂台由青羊宫搬到了少城公园(今人民公园)。公园内搭了一个两三米高的擂台。当时比武分三个组:老年、中年和少年。李寿民在街上看见那轰轰烈烈的场面,看得他心猿意马、踢脚擦掌,暗暗下定决心,不在少年比武中拿下金章誓不为人。
  那年李寿民16岁,分在少年组。打擂那天,少城公园人山人海,挤得水泄不通,擂主在一声锣响之后,宣布少年比武开始。他一身武打装扮,纵步飞身跳上擂台,据说只是这一跳,就赢得一片喝彩。
  腰力十足的李寿民可谓少年轻狂,可能是看卖打药的江湖场面看多了,敞开嗓子炫耀说:“小爷拳打北山猛虎,脚踏南海蛟龙。台上无父子,拳下无兄弟。若被小爷打成五劳七伤,瞎子跛子,口吐鲜血,鼻青脸肿,就不要跳上擂台……”
  李寿民滔滔不绝,没有料到一团红云空降身边,上台的是一个身穿红色箭衣、头上梳了两个小辫子的丫头。那小丫头不言不语,举拳就打,一来一往,才三五个回合,一抬腿,就把李寿民踢下了台。成都人总是幽默而直接的,笑声四起,有人说:“草包一个!草包一个!”有的继续喊:“真是脓包!”
  这一次教训对于李寿民是深刻的,他更明白了山外有山。那么低下头来,甚至闭目而视内心,更可以看见自己的渺小……
一段良缘 穷书生“拐走”富家女
  重庆长寿县历史悠久,人文积淀深厚,也属藏龙卧虎之地。
  在长寿城乡,民国初年的孙仲山就无人不知。孙仲山本名原辅,后名鸿猷,字仲山,大清光绪三年夏历四月初四日(1877年5月16日)出生于长寿县千佛乡新场村孙家湾,1950年5月7日病逝于天津,享年74岁。孙仲山是一代商业大亨,在天津卫有“商侠”之誉。致富了必然要捐官,两者道理相通。孙仲山小施薄技,1903年被袁世凯“奏保以知县补用”,本来是分发江苏候补,随后袁世凯着意发挥孙仲山办理赈捐之长,于是奏请朝廷同意,改派孙仲山驻京办理捐务。民国七年(公元1916年)冬,孙仲山在天津成立了豫泰盐号,财势逼人。后来孙仲山创办大中银行,成为近代中国民族工商业发展的一个缩影。
  李寿民一直在外闯荡、漂泊。他曾有恋人文珠,两人青梅竹马,情深意笃。22岁时,为挑起养家糊口重担,他北赴天津谋取生计,临别依依,信誓旦旦。后来得知文珠坠落风尘,受此巨创,直到26岁也不与女性交往。由于情深难忘,多年之后,他撰有《女侠夜明珠》,以寄托那无法消弭的浓情。
  当时李寿民在为天津的报馆写稿,非常勤奋,做过《天风报》的编辑、记者,为时均不长久。后来又进天津邮政局当小职员,为了奉养母亲培育弟妹,又设法兼职家庭教师,经人介绍,他到孙仲山门下,一经晤谈,顺利及聘请他出任私塾教师,传授二小姐孙经洵、三少爷孙经涛的古文。二小姐年方二八,待字闺中,看见李寿民一表人才,满腹文章,心思就动了。当时李寿民教书教字,规定每天要写大楷九宫格两张,小字卷格纸一张。二小姐早经欧风美雨熏陶,借写小字写出情书:“老师老师我爱你,老师老师我想你……”李寿民一看,心惊肉跳,继而大为感动,师生恋开始悄然上演。
  1931年年初,李寿民和孙二小姐经洵已经私定白头之约。孙二小姐听他叙述过与文珠的情事,了解到这份纯洁而深厚的感情,因为了解,终于释然。当年夏天,李寿民接受天津《天风报》之约,撰写武侠处女之作《蜀山剑侠传》。起初,他为笔名踌躇不定。这一时期,他往往用“木鸡”(带有典型四川人的自我嘲讽精神。指呆头呆脑之意)、“寿七”(李家有三房九兄弟,自己排行第七)这两个笔名。发表《蜀山剑侠传》之际,他觉得这两个笔名不妥。名不正,则言不顺。一天他正在写作,未婚妻孙二小姐走到身后,深情地说:“寿民,我知道你心中有一座‘楼’,里面藏着一颗珠子,就用‘还珠楼主’做笔名吧!”李寿民一听,恍如头颅被斧头劈开!半晌才回过神来:“经洵,我绝不会辜负你的情意。”
  事情没有浮出水面之前,好像也很平静。
  孙仲山为人严谨,注重礼教,更顾及脸面。直到某天发现女儿爱上了穷书生,恍然大悟,终于大发雷霆。他把女儿关在绣楼,辞退了李老师。不久二小姐成功出走,不知去向。孙仲山动用力量打听到女儿去向,便给地方法院递上诉状,告李寿民拐骗良家妇女。法院闻风而动,便把李寿民逮捕,关进监狱。1930年11月的某天,天津地方法院审理此案,孙老板考虑到身份,命儿子孙经涛代理出庭。
  “私奔案”轰动了天津内外,当时拐卖良家妇女是一项大罪。
  开庭当日,李寿民呆立在被告席上。原告席上坐着孙经涛。他一方面为父亲着想,另外也不能不考虑到姐姐的未来。他必须要申诉“不良教师”的不伦之罪。李寿民提出申辩,据说才说一句话,就被法官喝一声:“狡辩!”喝了几声狡辩后,就叫全体起立,听候宣判。
  走完过场,正要宣判,突然二小姐孙经洵闯进了法庭。她昂声说:“请等一下,不要宣判!”
  她开口说:“我今年已24岁,婚姻完全可以自主。被告是一位作家。他的确曾经是我的老师,我现在是他妻子。夫妻生活在一起,怎么是拐卖良家妇女?!”
  孙经洵一番话,改变了法律走向。法官不得不宣告:李寿民无罪,当庭释放。
人物简介
  李寿民(1902年——1961年),四川省长寿县(今重庆市长寿区)人,笔名还珠楼主,曾用名李红。被誉为“现代武侠小说之王”,代表作品《蜀山剑侠传》,一生中的作品达4000余万字。与“悲剧侠情派”王度庐、“社会反讽派”宫白羽、“帮会技击派”郑证因、“奇情推理派”朱贞木共称“北派五大家“。毕生著有武侠小说36部:《蜀山剑侠传》《青城十九侠》等11部出世仙侠(剑侠)系列小说,述正邪两派剑仙间善恶之争,文笔华美,极富诗情;《云海争奇记》《兵书峡》等25部入世武侠小说,提倡崇善除恶、孝友义侠。其武侠诸著,对郑证因、朱贞木、梁羽生、金庸、古龙等均有启迪之功。
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