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 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读者好评

科幻小说中的 “科幻构思”

时间:2017-09-16 13:34:42  来源:  作者:

 科幻文学具有一般文学所没有的特殊创作方法:“科幻构思”。它是小说中一种与科学有关的设定,这种设定要基于科学基础和科学理性,它将参与构建小说的整体骨架,成为推动情节发展的内在动力。举例来说,英国科幻作家鲍勃·肖的名篇《昔日之光》中,构思了某种能留住时光的慢玻璃,从而铺陈了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:一位在车祸中痛失妻女的男人在此后几十年中,一直靠观看窗玻璃中所展示的几十年前的生活场景而活下去。

科幻构思的优劣对科幻小说的文学感染力非常重要,尤其是对于短篇科幻作品,有一个出色的独特的科幻构思就成功了一半。好的科幻构思有以下的特点:

它应该具有前无古人的独创性。

科幻不是科学,按说不存在是否“首创”的问题,但其实不然。由于科幻作品(这儿主要是指其中的核心科幻作品)同科学有剪不断的联系,因而也具备科学的某些特质,所以,科幻构思是否“首创”直接影响到作品的感染力。克拉克在《太空喷泉》《太阳风帆》两部作品中首先提出了“太空升降机”“光帆驱动式宇宙飞船”的技术设想,虽然据考证这两种技术创意并非他首次提出,但他首次用于科幻作品并传播得尽人皆知。那么,在科幻文学的定义中,这就属于首创。

它应该是有冲击力的,能够表达科幻本身所具有的震撼力。

科幻作品如果能够向读者传达大自然和科学本身的震撼力,就会与读者的心灵发生共鸣。而一个好的科幻构思,恰恰是表达这种震撼力的最重要手段。《三体》中关于“水滴”(一种基于强作用力的超级武器)的科幻构思,就很好地表达了科学本身所具有的震撼力。拙作《养蜂人》向读者介绍了一种被称作“整体论”的哲学观点。由于这种观点本身所具有的深刻的理性力量,也拨动了很多读者的心弦。

科幻构思最好成为推动情节发展的内在动力,而不仅仅是作为道具和背景。

首先要说明一点,科幻因素完全可以仅仅作为道具或者背景,这样的成功作品比比皆是。在那些“偏软”的、更偏重人文内涵的经典作品中,诸如《1984》《五号屠场》,科幻只是背景。但在核心科幻作品中,科幻构思一向是故事发展的内在动力。如果抽掉它,整个小说就完全塌架了,比如,《太空喷泉》的故事中无法抽掉太空升降机的构思,《昔日之光》的故事中无法抽掉慢玻璃的构思,因为它们与故事情节血肉相连。

科幻构思甚至能直接参与故事主旨的阐释,当它真正成了小说的内核和骨架时,就更能充分表现这个文学品种所独具的优势。

科幻构思并不一定符合科学的正确,但在作品中必须自洽——但如果能够符合科学的正确则更为厚重。

首先要说明,这里所谓“符合科学的正确”,只是指这个构思能存活在现代科学体系中,符合公认的科学知识和逻辑方法,不会被证伪,但并不要求它能被证明。

从总体来说,科幻小说绝不是科学论文,并不要求科幻构思符合标准科学的正确。只要它的科幻构思能在全文中自洽,那就够了。美国著名作家贝斯特在《群星我的归宿》中假定人们能够“思动”,只要脑中有所想,自己就能身在亿万光年之外,主人公在情绪受激时会出现老虎面孔,这两个假定更接近于神话玄幻而非科幻,但它同样是一部名作。如果一味强调科幻必须符合科学的正确,必将给科幻发展套上人为的桎梏。

但事情都是两面的,话又说回来,如果科幻构思能符合科学意义上的正确,能给人以思想上的启迪,那就更为难得。前面说过的克拉克的两个科幻构思:光帆和太空升降机,已经成了科幻史上最著名的例子。这两部作品之所以成功不仅在于科幻构思的首创,而且在于它们完全符合科学的正确,这两种技术设想当年属于科幻范畴,但现在则已经提上了科学家的工作日程。科幻读者都是一些对理性思维嗜痂成癖的人,如果他们觉得某个科幻构思既“出人意料”,又“理所当然”,那么,他们就会在阅读中获得智力的快感。

科幻作品如果缺少过硬的科幻构思,很快就会在时间的冲刷下变得模糊,变得“千人一面”。只有那些有坚硬骨架的作品,虽然也会被时间冲蚀掉大部分的肌肤,但那个骨架还会顽强地留在读者的记忆中。作为与科学有密切关系的一种特殊的文学品种,科幻作品应该自觉地利用自己的独特优势,创作出优秀的核心科幻作品。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