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 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都市言情

小说担道义

时间:2017-04-20 20:20:00  来源:  作者:

 读到之处

石一宁

小说是艺术,有“术”才成“艺”,“术”之重要性不言而喻。《空谷之上》作者韦晓明在小说创作上要有所成就,“术”之锻炼、磨砺、滚翻、熬煎,当是该有的功课。此暂不论。首先指出的是,韦晓明多年从事教书育人工作,一定程度上已解决为何而写——亦即小说之“道”的问题。

文以载道是中国文学的传统。览读韦晓明小说,一个深刻印象便是作者乃文以载道传统的奉信者、践行者,他遵循现实主义创作道路,以小说为民族代言,以小说担道义。

中篇小说《空谷之上》可视为韦晓明的代表作。《空谷之上》主人公董福光虽然曾一度风光地进城里当了企业干部,却因种种因素最后在城市难以立足,失魂落魄地回乡与弟妹争财产,恰逢家乡开发旅游业,即将迎来巨变,董福光最后为形势也为父老乡亲的亲情所感召,决心振作精神共同造福家乡。这篇小说浓墨重彩地反映了苗族地区当下的人情世态与生活变迁,是甚具时代内涵与民族特色的厚实叙事。《空谷之上》呈现了韦晓明小说的基本面貌:正义感、道德感、励志性与深切的现实关怀。他早期的小说,虽然笔力尚有些稚弱,但此几个元素亦一以贯之。《群山青翠》里的苗寨之子伟昌,高考落榜,情人他嫁,但他不沮丧气馁,而是发愤图强,上山办养鸡场、种植木耳香菇,终于发家致富,并有余力捐修村小学校。《美丽如斯》里的“美加丽”、《三江红》里的马以中、《恶孽》里的谭大婶等人物形象,也颇让人过目难忘,这些底层小人物的善良、朴素、凛然正气,折射着一个民族的精神风貌,标刻着时代的道德高度。

再看韦晓明的小说如何写,即其小说在“术”之层面的表现。他近期的创作开始尝试驾驭更复杂和广阔的生活,作品不乏性格鲜明的人物,人物刻画生动而极富个性,如《空谷之上》里的董福光,他是个老抠,手机平时只负责接听,从来就没主动向外打出过。更绝的是,董福光在家请客“煮半斤肉放一捧盐,咸到苦”,就是为了让客人不多动筷子,等客人走后,那碟肉再添点头菜炒炒,够一家人吃一个礼拜。又如《群山青翠》里,主人公伟昌在县城买了一套西装穿回寨子,引起了不小的风波:妇女见了退过一边,老人见了直吐口水,身后却跟着一群孩子屁颠屁颠的,像看耍猴一样。才进屋,老爸就丢过来一串骂:“你真的能耐咧,真的是个摸错门进我家来的大地方人咧,弄了这身好羊皮,你看你看……”他扯过老婆子来:“你看这屁股后头还开了叉叉呢!我的祖宗,这是你屙下来的崽啊,啧啧!我是山里苗佬,你也是高山苗婆罢,可,可,可怎么他就这般各样的咧。唉嘿,呜啊(苗语:好啊)……”

这其中的人物语言和情景描写的个性化,既是人物的,亦是地域和民族的,令人读来有绘声绘影之审美妙趣,更有了解一个地域和民族的满足感。由此可证,韦晓明对小说之“术”,也是铆足了劲钻研并有所成的。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