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首页 > 古装奇缘

连载小说《没有地震的国度》

阅读次数: 次  来源:  发布时间:2018-09-06

 我受伤了。不知道你相信吗。我能不能好起来?

我终于到了I城。
 
陌生的城市。
 
初次到访所以有很多事需要办。非常忙碌,占据我大部分时间,一转眼常常发现已经过了一个星期。
 
时间这种东西是相对的。只要愿意的话,我们应该有办法脱离时间的规则。对不起,语无伦次。
 
离开你像是上个星期刚刚发生的事。虽然这几个月的事都清清楚楚地烙印在脑海里,但是——不知道怎么说得更清楚。不说了,你明白的。
 
总之,写这么一封寄不出去的信,根本也是自相矛盾的行为。
 
我不过是在遵循这个世界的规则罢了。
 
希望你好。真心希望。
 
也祝你生日快乐。
 
 
隔天的新闻没有任何相关报道
四个月前,陈靖宇和中学同学们有了多年来的第一次聚会。那次的聚会地点在李老师的丧礼处。
 
陈靖宇么多年来只和纸巾保持联络,李老师去世的消息,是纸巾通知他的。李老师是他们的数学老师,性格温和,爱和学生们开玩笑,和学生们的感情很要好。
 
李老师的记性很好,执教多年,还记得住学生的名字和模样。陈靖宇大学毕业前,曾经在街上和李老师碰过一次面,当时还是李老师主动上前和陈靖宇相认,令他惊讶。陈靖宇在班上属于安静、毫不起眼的学生,李老师的记忆力让他佩服万分。
 
那是他最后一次见到李老师。已经是六年前的事。
 
在李老师的丧礼上,陈靖宇双手握着香,盯着灵堂供奉桌上的照片,心里一阵绞痛。难以想象李老师竟然就这样悄然无息地从地球表面上静静消失。
 
“当不可能的变为可能,我们也不能够躲进牛角尖坐着不出来啊,那不是最好的办法。”纸巾当时那么说。纸巾的华文不好,但往往会说出一些奇怪、充满诗意的话,反而能够触动人心。
 
陈靖宇、纸巾,以及出席的中学朋友们坐在一桌,一起喝饮料,一起剥花生,互述这些年来各自的人生……大家的面貌都没有太大的改变,彼此的生命轨迹也都大同小异。于是大家有了共同的话题,互相交换名片,也交换各自工作岗位的相关情报。
 
然后话题慢慢转移到当年读书的时候,大家的情绪亢奋了,提起当年惹人发笑的事件,努力记起每一个细节,乐得呵呵呵地笑。有时有人记得的情节和对方说的不一样,但在那样的情绪下,大家都愿意放弃追求真相,只求能够一起笑,共同沉浸在此时为彼时重塑的回忆里。
 
陈靖宇也有回忆,但是他没有分享。那都是小得不能再小的往事。例如那一次,他帮李老师把整叠的作业本子搬到教师办公室去,碰到另一班的科学老师。科学老师无不羡慕地望着陈靖宇,翘起拇指赞道:“真好,还会帮老师搬本子喔。你肯定是A班的同学吧?”
 
恰好李老师也到办公室,对科学老师说:“我的学生。”
 
科学老师的脸色瞬间改变,她以一副恶心的神情望着陈靖宇,俨然像盯着碗里沙拉上一只缓缓爬行的鼻涕虫。
 
陈靖宇手足无措,把作业本子放在李老师的桌上,不知如何是好。他甚至忘了观察李老师的表情。
 
“他是我的学生。”李老师轻轻地说。

 

灵给宇的书信之一

亲爱的宇:
 
你好吗?
 
这是无法寄到你那里去的信。
 
 
在一起12年。认识四年,拍拖六年,结婚两年。
 
最后还是必须离开你。
 
这个决定超出我的掌控能力。这样说很不负责任,但我只能够实话实说。确实如此。束手无策。
 
离开你,也是离开我自己。和你在一起,那么长的岁月里,我的一部分也在你那里。
 
我也无可避免地把你的一部分带走。我不想的,真的对不起。
 
带走的那一部分的你也许会在未来的日子里慢慢消失褪色吧。这种事也很难说。你的存在感向来很强很鲜明。
 
我知道我给你造成极大的伤害。我也知道你会没事。说起来自相矛盾,但仔细想想,这世界不就是自相矛盾的吗。有了白天非要有夜晚。有兔子还非得有吃兔子的狼。
 
 
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